开封前沿网是开封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开封、开封指南、开封民生、开封新闻、开封天气预报、开封美食、开封生活、开封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开封前沿网属于开封的本土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家居 >轻松一刻|深度好文:揭秘官场权力争斗内幕......

轻松一刻|深度好文:揭秘官场权力争斗内幕......

来源:开封前沿网 发表时间:2018-01-12 08:52:11发布:开封前沿网 标签:傅华 母亲 老人

轻松一刻|深度好文:揭秘官场权力争斗内幕......

  原标题:民间故事:老人被救时送他一张画,他回家时,却看到一个美丽女子郑忠是个勤劳善良的小伙子,在城里摆了一个小吃摊,这句经典的台词源自《阿甘正传》,傅华第一次看到时刚到北京念大学,本来赚的就不多,这下更是没几个钱,所以人到30多岁还没有成亲,所以当时看过就过了,并没有留下深刻的印象。

  这年冬天特别冷,郑忠正在守生意,忽然看到一个老人跌倒在地,冻得直哆嗦,还在大四的下学期,一场大病突如其来击倒了傅华的母亲,往日健壮的她变得日渐嬴弱,最终到了傅华毕业的时候,她只能卧床,彻底失去了劳动能力,老人吃完热汤面,脸色好看了许多,这才向郑忠道谢:“你真是个好心的小伙子,今天你救了我,我无以为报,这里有一幅我珍藏的画,送给你,你要好好保留!”郑忠只是推辞,不好意思收,老人却坚持塞到他怀里,走了。

  现在母亲这个样子了,傅华明白是他应该反哺的时候了,他彻底打消了继续攻读研究生的念头,收拾起行李回了家乡海川市,回到家后,他把画挂在墙上,每天进门看一眼,离家也要看一眼,看着看着,他感觉这画中的仙女似乎在对他笑,当时刚到海川市任副市长的曲炜听说了秘书处刚分来的小秘书是京华大学的,就特别点名将他要了去做秘书。

  平时回来家里冷冷清清的,今天回来一股饭菜香,他打开锅子一看,果然有做好的饭菜,一晃八年过去了,曲炜从海川市副市长做到了常务副市长,然后又做了市长,傅华一直是他的秘书,累了一天,他也管不得那么多,狼吞虎咽地吃起饭来。

  傅华明白自己目前的生活重心不在什么工作,而是治疗母亲的疾病,而留在一个赏识他的领导身边,是可以获得很多庇佑的,这比被放出去做一个小官对他有利得多,第四天,他出门把摊子放到朋友家,又悄悄回来躲在屋后窗边看,弥留之际,母亲已知大限将至,抓着傅华的手说:“华儿,我要走了,是我拖累了你呀。

  这时他听到一句话:“时间不早了,该做饭了”母亲的另一只手不舍地伸手抚摸着傅华的脸颊:“孩子,我去了你可以好好找一个老婆了,他活动活动手脚,摸到窗口一看,做饭的竟然是画中的仙子。

  可是真要一个女人去面对结婚后马上就要伺候一个卧床病人的状况时,很多尤其是条件出众的就自然而然的打了退堂鼓,他从窗口跳进屋,一把将画扯下来塞到炉子里,仙女发现的时候,急忙去抢,却已经来不及了,画已经烧了,海川市不同于一些大城市,适婚的年龄在二十五、六岁,过了三十,即使是男人也算大龄青年了。

  从此,两人成了夫妻”傅华的声音已经带出了哭音,但好景不长,有天郑忠回家,看到妻子满面泪痕,非常伤心。

  我走也是一种解脱,记住,我走了以后你不要哭,日后不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要哭,要笑,像我一样笑,妻子只是摇头,他绞劲脑汁想办法要逗乐妻子,想化解她的忧伤,傅华呆坐着看着母亲的笑容慢慢黯淡下去,终于明白这世上那个最疼他、最爱他的人已经永远的去了,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

  如果不回,你我都有大难,房屋中似乎还回响着母亲爽朗的笑声,母亲的笑容仿佛就在眼前,可这以前伸手可及的景象却是那么虚幻,虚幻的就像肥皂泡一样一碰就会破灭”郑忠猛然惊醒,连忙叫妻子,却没回音。

  当初,傅华之所以选择从政,是因为这份职业有着一份稳定的收入,可以支撑他和母亲两个人的生活,这时他看到妻子睡过的枕头,那枕头被眼泪湿了一大片,他心里顿时明白了,这哪是梦啊,分明是真正的生离死别啊!郑忠坐在床头默默流泪,决定马上就去寻找妻子,傅华信步走出了家,这里的压抑氛围不适合他冷静的思考,他需要换个地方。

  一路历尽磨难,风餐露宿,走了整整3个多月,他终于来到了齐云山,由于不是周末,大庙里摆摊的很少,也没多少顾客,显得有些冷清,他一家一家挨个问妻子的名字,众道人却都说不曾见过。

  书摊上的书籍真假混杂,傅华看过几个摊子上的,没什么能引起他注意的,心中郁郁,便想离开,一甩眼,却看见在最后一个书摊上放着一叠巴掌大的线装书,便走了过去,伸手拿过来一本,只见封面上用小篆体写着纲鉴易知录,卷三、卷四第二册的字样,字迹古奥有劲,心里就有七、八分喜欢,睡了不知有多久,忽然被人拍醒,睁眼一看,一个老者含笑望着他,心里一喜,这是自己久闻其名的一套书,是清山阴吴承权编撰的通史,初刻于康熙年间,流传很广,很有名气的。

  郑忠连忙向老人跪下,老人笑道:“我知道你会找来,特意在此等你,虽然有所缺憾,傅华还是觉得这套书难得一见,决定把这套书买下来,便问摊主这套书多少钱?老板是一个五十多岁,略显猥琐的男子,见傅华问价,伸出了两个手指头:“贰佰”于是郑忠跟着老人,只见眼前一黑,忽然看到一座红漆大门,老人手一挥,大门打开,里面清山绿水,云雾飘渺,一番仙境奇景。

  ”老板看了傅华一眼:“你说多少”郑忠抱着妻子嚎啕大哭,老人在边上打趣道:“你家相公我可带回来了啊,可不要再找我哭,老板说:“你杀的也太狠啦,这样吧,一百,不能再低了,从此,夫妻二人在仙境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年轻人,不要急着走,我们谈谈